广州鼠标价格协会

酒吧门口,被男人扛走的美艳“醉尸”

康逊2019-09-19 10:47:35



文|康逊 图|网络



01

 

连着好几个晚上,苏蝉都会去酒吧喝酒。

 

她感到心里烦的要命,若不借用酒精麻痹自己的思绪,怕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疯。

 

每当苏蝉醉的摇摇晃晃从酒吧出来,总有一些可恶的男人过来搭讪。她了解这些人,他们在酒吧门口搭讪喝醉的单身女人,无非是想带到酒店里性侵,俗称“扛尸”。是一些比苍蝇还要恶心的家伙。

 

好在她还没有醉倒任人扛走的地步。

 

唯有一个20几岁的男孩,长的瘦瘦的,斗鸡眼,塌鼻子,居然一次一次凑过来说,姐,你醉了,你……你要去哪啊,我送你……不清楚内幕的,还以为他是开出租车的呢。苏蝉真想抽死他。

 

有时苏蝉还在酒吧里喝酒呢,那男孩就会鬼头鬼脑溜进来,瞅一瞅她,又转身走了出去。那架势,分明像一个猎人在观察他的猎物有没有喝醉,巨无耻!

 

他似乎没什么钱,从不像别的狼人一样,一边在酒吧里坐下来喝酒,一边搜寻“猎物”。他只会在酒吧门口等。

 

然而,苏蝉却没心情多想这糟糕的男孩,她知道他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02

 

她来酒吧喝酒,只因为老公出轨了。那晚,酒吧里灯光闪烁,人声喧闹,苏蝉喝一口酒,在心里骂一句王八蛋,真是个王八蛋,你怎么就忍心对不起我?

 

她老公是做医疗器械生意的,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不安分。

 

男人现在几乎一个月都不碰她一次,有时敷衍似的爬上来,还明显有些力不从心,居然腆着脸说,这是因为工作太忙,给我累的。

 

32岁的男人,即便工作再累,竟连性欲也累没了?骗鬼呢?

 

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幕,她偷偷去跟踪男人,居然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骚里骚气的勾住他脖子,用涂的腥红的唇,在他嘴上一吻……

 

苏蝉酒喝的有点急,呛出了眼泪。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她虽还没有当面揭穿男人,但她知道,自己是绝不会容忍这种事发生的,王八蛋,真是个王八蛋啊……

 




03

 

当晚,不知不觉的,苏蝉就完全喝醉了。她都忘记自己是怎么走出的酒吧,只记得上了出租车,车上有点冷。她让司机把暖风开大点。

 

司机说,姐,咱这车没……是……是你穿的太少了,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你送回家的。

 

然后,苏蝉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着了。

 

 

冯小东是无意中发现酒吧门口的“扛尸”行为的。他已经24岁了,因为穷,长的丑,始终没有交过女朋友。迄今还是一个处男呢。他实在是太馋女人了。花钱去买快乐,又觉得脏。但是,他发现扛尸就不同了,其中不乏良家妇女,在对方醉的人事不知的情况下,随你带到任意一个地方,而且还不用花钱,何乐如不为?

 

但干这种事,你首先得有一辆车。

 

冯小东没车,又嫌坐出租嫌不方便,于是,他便跟邻居借来一辆脚踏破三轮。

 

反正女人已经醉了成了“尸体”,又不会嫌弃他的车不够档次。

 

那晚,冯小东一边卖力的踩着三轮车,一边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美艳的“醉尸”,忍不住心痒难搔,两眼放光。

 

三轮车最终停在了一家小旅馆门前。

 

是的,他早就盯上苏蝉了,因为觉得苏蝉一身贵气,长的又成熟又有女人味。简直就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天可怜见,幸好今晚女神终于喝醉了,不然他还是没有机会下手。

 

 

 

当晚,苏蝉也不是全无感觉,睡梦中,她分明感到有个人爬到了自己身上,在耳边低低嚎叫着,还说,死……死了也值……死了也值,然后,忽然就不动了,还懊恼的骂了声“妈的”。

 

她以为是老公呢。以往老公持久力很不错,可这次也不知怎么回事……苏蝉在梦里想,一定是给那不要脸的小三害的。

 

但她实在醉的厉害,后来便沉沉睡去了,一夜再无梦。

 




04

 

第二天,苏蝉失魂落魄的回到家,老公一再追她问夜不归宿,打电话还关机,死哪去了?

 

苏蝉强忍着悲痛,撒谎说,在闺蜜家喝了点酒,然后睡在了闺蜜家。

 

她在小旅馆醒来后,才知道自己被人性侵了。当然不知道对方是谁。她只是痛恨的哭,想杀人。然后,苏蝉意外的在房间的桌上发现了一个还没有拆封的快件,那是一个小小的纸盒子,邮寄地址也还没有撕去,上面写着:……xxx路,xxx街……冯小东收。

 

冯小东是谁?不知为什么,苏蝉忽然想到了那糟糕的男孩!

 

她非常纳闷,这里怎么会有一封快件?苏蝉擦擦眼泪想,不管对方是谁,她绝不会就这么算了,她一定要报仇。

 

但她不敢对老公说实话,因为她知道,女人对男人的容忍度,跟男人对女人是不一样的。男人有了外遇,女人大多数会选择原谅,可女人一旦出轨,就算是喝醉后被人强奸,男人也很少会原谅,他只会骂你自作自受,继而开始嫌弃你。

 

后来,老公接了一个电话,转身走开了,苏蝉知道是小三打来的,因为男人说话时支支吾吾的。那一瞬,她便彻底爆发了,她流着泪拿起一个杯子,狠狠的在老公脚下摔碎了。

 

接着又摔了一个,再摔一个。

 

男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疯了吗,你最近看上去很不对头。

 

苏蝉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下,说,没疯,只不过心情有点不好,就转身进了房间。

 




05

 

冯小东之所以选择那个小旅馆,不仅是因为便宜,最最重要的是,里面好像还没监控设备,而登记时,他出示的也是苏蝉的身份证。

 

他本想着就算女人事后要找他算账,怕是也无从找起。

 

哪知百密一疏,最后却该死的把快件丢在了小旅馆里。

 

那是他从网上购的一个无线鼠标。当天傍晚他骑着小三轮出门时,刚好碰到快递上门,签收后懒得送回家,就随手扔到了三轮车里。而他背苏蝉进小旅馆房间时,顺手也把那快件带上了。

 

可要命的是,他事后匆忙离开时,居然要死不死的把快件给落在小旅馆里。

 

冯小东整天活的提心吊胆,他害怕苏蝉会循着上面的地址找来,但同时却又怀着一丝侥幸心理,女人们遇到那种事,大多会哑巴吃黄连,应该不会声张吧?

 

哪知,苏蝉到底还是找来了。冯小东在家里正端着碗吃方便面,看到苏蝉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慌得碗一下就掉到了地上。

 

是在贫民区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院里。而对于那天的遭遇,苏蝉已多多少少记起来一些,她走进那小院后,看到那辆停放在墙根下的三轮车,感到说不出的屈辱。那些喝醉酒的女人,通常都是被汽车带走的,可是自己……

 

她进屋后,再看到丑陋的冯小东,就更觉得屈辱了。果然是这臭无赖!冯小东慌乱的噗通跪在她面前,乞求她原谅。苏蝉愤恨的操起桌上一个酒瓶,她恨不得把冯小东的脑袋砸碎。

 

她举起酒瓶说,想死还是想活?

 

冯小东说,你打我吧,只要你能解气,怎么打都成。

 

苏蝉想一想,却慢慢放下了酒瓶,说,想让我绕了你吗?那你得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帮我去杀一个人!

 

苏蝉说到杀人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那小三。小三下巴尖尖的,一脸狐媚,她想,可人家的老公你凭什么勾引啊?破坏别人家庭的贱货,就得死。

 

可冯小东听说要他杀人,说什么也不干,说杀人是要偿命的。但苏蝉不容他拒绝,说,如果你不帮我,我就去告你强奸,到时判你个十年八年,可如果你肯帮我杀人,只要不犯案,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冯小东哭咧咧的看着她,急的鼻涕泡就出来了,最终却没再说什么。

 




06

 

那是一个晚上,苏蝉一直在家等着冯小东的电话,等着他“杀人”的结果。

 

虽然她知道老公跟那女孩只是随便玩玩,就像这世上大多数男人一样,当钱越挣越多,就想找个年轻漂亮的三儿调剂一下生活。觉得只有这样才不白活一回,才配得上自己“成功人士”的身份。

 

因此,苏蝉也就一直没有当面揭穿他,一旦说破了,她不知道自己今后该如何面对男人。

 

但是,她既然看到了,就绝不能任由他继续出轨。

 

冯小东的电话终于打来了,冯小东说,按照她的吩咐,他找了几个帮手事先埋伏在停车场,当他老公过来取车时,他们就扑上去开始狠狠揍他,最后打折了他一条腿。

 

在殴打男人时,他就说自己一直在暗恋那小三,说男人一个有家室的人,为什么要无耻的勾引他的女人?并警告男人,这次只打断你一条腿,要是再跟碰我女神,我一定会弄死你。

 

这时男人已经被人送去了医院。

 

冯小东最后说,姐,你交代的事我都办好了,你该放过我了吧?

 

苏蝉说,滚吧,今后最好别让我再见到你。

 

苏蝉虽然很想杀了那小三,但她终归还是有理智的,等她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甚至都不能让冯小东去打她,否则,男人势必知道是自己指使人干的,反而会因此同情对方,而厌憎自己。

 

于事无裨!

 

她最终就决定让冯小东去打折男人一条腿。

 

苏蝉只不过是想给男人一点教训:你玩女人是有风险的。打的他怕了,多半就会离开那小三,而且今后再想偷腥时,想起这次的惨痛教训,多半也会有所顾忌吧?

 

就跟苏蝉猜想的一样,当她去医院看男人时,男人果然不敢说出被打的真相,疼的哼哼唧唧,却装作一脸倒霉的说,碰到贼了,说现在的贼太没职业操守了,抢了他的钱不说,还打断了他的腿,这是什么世道啊!

 

苏蝉在心里骂他不要脸,心想怎么就没打死你呢!

 

那几天,苏蝉便一直在医院照顾男人。医院的饭男人吃不惯,苏蝉只得回家做了他可口的再送来。有一次,她送饭过来,走到病房门口时,听到男人正压低了声音气急败坏的跟人打电话,装,继续装,你不知道是谁?那人口口声声说在暗恋你……你也别来看我,咱还是好合好散吧……

 

看来还真是打的他怕了。苏蝉听男人挂了电话,终于推门走了进去,她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07

 

一切都平息了,苏蝉的婚姻看似又走上了正规。可她心里还是恨,有时她真想问问男人,我一心一意对你,你怎么就敢对不起我?可她知道不能问。

 

她也不清楚男人今后会不会再找女人,如果再找,她又该如何选择?

 

苏蝉只是每每想起最近发生的这一桩桩事,感到特悲催。因为老公出轨,她痛苦的去酒吧买醉,结果被一个臭流氓扛了尸,结果又因祸治祸,利用臭流氓斩断了老公跟小三的来往。

 

一桩桩,就没一桩不悲催的。

 

但她知道这些事跟谁都不能说,这只能成为她心里永远的秘密。


康逊,80后老男孩,嗜酒。一个人,一支笔,一个多姿多彩的情色江湖。微信公众号:康逊(kangxunkangxun)



Copyright © 广州鼠标价格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