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鼠标价格协会

【旧文重温】豪门与“山寨”之盟,看英特尔如何玩转朋友圈

财新TMT2019-01-15 21:49:09
全球芯片巨人英特尔重夺制高点的豪赌,为什么极为借重深圳的中国技术生态圈?英特尔的未来与中国制造的新形象在此一搏

记者 屈运栩 李雪娜

“2013年,Kiri拉着一卡车高管杀到亿道数码开会。那时我们都担心亿道的办公室太破——办公室不在深圳市区,在宝安。英特尔的高管都是在五星级酒店开会的啊。”英特尔中国区CTE销售经理王一栋说起这一轮和深圳厂商的合作时,向财新记者感慨。


王一栋口中的Kiri,中文名施浩德,英特尔高级副总裁,负责英特尔整个PC、平板和移动终端业务。而亿道数码,不过是深圳无数ODM(设计厂商)中稍有名气的一家,全公司共250名员工。

  
施浩德在亿道数码的茶水间完成了与主人的首次会面。



亿道数码总经理石勇向财新记者回忆起英特尔找上门的经历时,将这次茶水间会面看做巨变开始的标志。十天后,英特尔交出了“钥匙”,放弃对产品配件、设计等的全链条配套要求,放手让亿道数码改进设计,自选供应链。

  
这一变化,也拉开了英特尔在移动终端领域向高通、联发科、瑞芯微等为代表的ARM系发起全球反攻的序幕,反攻的第一枪和中枢都在中国深圳。
  
过 去的两年半时间里,英特尔CEO科再奇(Brian Krzanich)、施浩德和一众高层以前所未有的频次往返于美国硅谷和中国深圳之间。他们要将过去30年助其成功的“生态圈”模式做一个中国样本,英特 尔将其命名为CTE(China Technique Ecosystem),即“中国技术生态圈”。
  
这 个生态圈成功与否,被认为关系着英特尔的未来。曾经在PC时代不可撼动的“硅谷王者”,在移动时代局面尴尬。过去几年,智能手机终端市场井喷,用户逐渐形 成的一年一换的消费习惯带来了持续不断的需求。而英特尔没有拿出针对新一代智能终端的芯片,逐步被ARM架构下以高通、联发科为代表的芯片厂商挤出主流。 老兄弟微软的Windows系统在移动端也被谷歌安卓系统抛在身后。随着移动互联的爆发,手机和平板电脑地位与日上升,PC边缘化已成定局。如何抢回移动 终端这个失去的巨大市场,或者至少在其中占据一席之地,已成为“芯片之王”必须完成的使命。
  
另一边,英特尔亟须打造一个成熟的、反应迅速而且坚韧的产业圈一起反攻移动终端,而英特尔PC时代最重要的生态圈中国台湾,自身创新力减弱、品牌老化,移动端的OEM、ODM等产业链转向深圳。
  
科再奇选择了深圳,而深圳也抓住了机会。在深圳,并不是所有消费电子厂商都和英特尔合作,但它们都愿意使用这个英特尔“发明”的概念——CTE,来摆脱曾经的“山寨”之名。
  


亿 道数码等和英特尔合作的CTE厂商惊喜地发现,它们得到了从资本、设计、制造、渠道甚至营销的保姆式扶持。而那些终端厂商,从深圳华强北式的“我比你低5 块,你比他低10块”的血腥价格战中拼杀出来,有了英特尔加持,正在跳出“华强北”,到非洲,再回到中国。其中佼佼者看到的,是成为下一个联想的机会。


科再奇新政

2013 年5月,第六任CEO科再奇从COO位置接任CEO时,英特尔的日子并不好过:当季利润20亿美元,同比下滑29%,低于分析师预期,总营收128亿美元 中,最重要的PC客户端事业部收入81亿美元,同比下降7.5%。那个时候,英特尔没有特别针对平板的芯片,也没有手机芯片。
  
科再奇给公司定了新方向——智能平板,这个介于PC和手机的产品,既易于从英特尔传统优势的PC快速切入,也避免一头扎进智能手机红海。2014年初,科再奇定下的目标是全年智能平板处理器出货量4000万台。
  
全球智能平板市场分为三层:高端品牌以苹果、三星为主;其次是从PC制造商转型的基于Window8和Android的厂商,包括联想、华硕、宏碁、惠普等老牌厂商;低端平板则是中国数量巨大的深圳OEM厂商。三 星、苹果都是全产业链,处理器芯片自给自足。英特尔X86架构芯片能切入的仅有传统厂商和深圳。即使在这个领域,英特尔也面临很成熟的竞争对手:瑞芯微、 联发科和全志三家处理器厂商在2014年初是平板市场的前三,占据全市场出货量的80%。这三家厂商的基本技术框架都是基于ARM架构,而非英特尔X86 架构。
  
和传统厂商的合作,并未出现20年前PC端打江山时攻城略地的畅快。那些曾经的小品牌已是巨人,对于试用英特尔的新品各有顾虑。英特尔需要更坚定、反应更迅速的合作伙伴。
  
2014 年4月,科再奇把最重要的战略会议IDF(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中国会场从北京移师深圳,向外界传递出明确信号:英特尔选择和中国的“山寨之都”一起发 力。科再奇在名为“深植中国同创新,芯怀远大共发展”的演讲中,不提任何炫酷的技术和新概念,英特尔看重的是平板电脑、2合1电脑、智能穿戴设备这些深圳 厂商已陷入红海竞争的产业。
  
这次会议上,中国厂商看到了闻名已久的英特尔3G手机芯片SoFIA,支持4GLTE的芯片也将在下半年量产。此前,这家公司一直因为放弃研发LTE的通讯模块而受诟病。
  
会议结束不足一个月,英特尔和瑞芯微达成战略合作,但没有资本合作,也没有任何双方代工产品的信息。此前一直有传言说,科再奇将开放英特尔的工厂代工生产ARM架构芯片,也有人认为英特尔的SoFIA产品可能从代工的台积电转向瑞芯微。但财新记者了解到,目前双方的合作更倾向于渠道共享。一名了解双方合作的深圳ODM公司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瑞芯微并没有从ARM阵营转投X86的意向,这次合作主要是英特尔希望借力于瑞芯微对市场的了解,双方渠道互相开放。英特尔对市场的渴求可见一斑。
  
到2014年9月,真正的重磅投资发布,英特尔15亿美元入股清华紫光旗下芯片品牌展讯,占股20%,这一次,双方都明确指出将开发基于英特尔X86架构的智能手机芯片。
  
此外,2014年初成立“英特尔投资中国智能设备创新基金”在10月份完成首批5家公司投资,涉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可穿戴和物联网移动解决方案领域,投资额达到2800万美元。
  
2015 年,施浩德成为新成立的客户端计算事业部(CCG)负责人。这项任命,是2014年11月科再奇新一轮架构调整的关键。2014年11月,英特尔以内部邮 件形式宣布内部架构调整,自2015年起,整合平板电脑和长期协议手机业务以及PC客户端事业部(PCCG),成立新的客户端计算事业部(CCG)。
  
科再奇再次说明了调整的意义:2015年英特尔关注的重点是平板电脑、手机和LTE市场的发展动态,同时通过提高效率以及SoFIA(面向移动市场)等产品降低成本。英特尔方面甚至透露,最初基于手机开发的LTE通讯可能在平板、2合1等产品上实践。
  
2015年4月,又是深圳IDF,科再奇交出了首份答卷,平板出货量4600万台,超过年初目标600万台:“如果没有中国伙伴鼎力相助,不要说4600万,可能连400万台都做不到。”随后施浩德称,以深圳为主的中国厂商贡献了超过四成出货量。
  
更重要的是,相比一年前的深圳IDF,科再奇能讲的不再是愿景,中国的OEM和ODM们带来了一大批不同尺寸的手机、通话平板和2合1产品。其中涉及的英特尔产品包括酷睿M系列和SoFIA芯片。



从山寨拼杀到CTE合作

对英特尔来说,这是一批敢和它一起赌未来的合作者。英特尔找上门时,这些电子厂商已在多年残酷竞争下别无选择。
  
深 圳的一家终端制造商的王姓老板回忆了当年的一场危机。2012年,一大批瑞芯微和全志的芯片出了重大技术问题,当时多家ODM和OEM厂商都遭遇困难,其 中易方数码最为严重,帮飞利浦做的一个将近5000万元的订单被取消,整批货全部报废,供应链资金链几乎崩塌。易方数码后来成了英特尔的合作伙伴。
  
还 未从2012年的风波中缓过来,2013年底又来了一次洗牌,好多工厂倒闭。2013年底,平板电脑的利润已低到每台5-6元钱了。王老板也正是在这个时 候把公司出手:“2013年底,我的一个客户,本来是印度第一大OEM厂,但公司倒闭了,人去楼空,欠下我700多万元。”
  
正是在这个时候,英特尔带着技术,带着钱,还带着客户出现在了深圳厂商面前。深圳酷比魔方总经理吴梅说:“当英特尔敲门进来的时候,我们都想他们来做什么?怎么会找上我们?”在吴梅的经验里,英特尔酷睿一系产品终端的价格是自己产品价格的2倍,“当时真的是想不到还能进入这个市场。”
  
酷 比魔方的成长历程在深圳品牌商中很典型,有一个“高端产品梦”,一路拼杀却几经曲折。2004年吴梅从代理销售三星的MP3和MP4产品起家,2005年 成为区域总代理,却也在同一年结束了总代进入产业链上游,注册自己的品牌设计MP3和MP4产品,“当时我们的MP4产品能够卖到1000多元,都是找韩 国的代工厂代工,属于高端产品”。
  
然而就在同一时期,深圳的国产品牌把MP4的价格拉到了299元,酷比魔方的韩国代工产品一上线就有了库存,为了应对高企的代工压力,吴梅在深圳设厂自己生产。两年的磨合期之后,市场需求改变,平板电脑概念开始进入视野。



2010 年,酷比魔方成为了中国首批试水平板电脑的厂商,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中并不意外地挑选了瑞芯微作为芯片供应商,3G时代又选择了MTK,一系列产品设计都是 基于ARM架构和安卓系统。无论用什么品牌的芯片,在这个体系内,深圳的这些中小厂商似乎都不可能逃脱走低端路线。酷比魔方和竞争对手仍然是抢渠道、拼价 格。
  
2013 年英特尔找到吴梅时,作为国内出货量前三的平板厂商,吴梅手中最贵的产品999元,大量出货的是699元的平板电脑。英特尔芯片和配套贵是业界共识,要跟 英特尔做,意味着终端价格要提升至1599元,甚至1999元。更让她担心的是,相比目前成熟的供应链,英特尔酷睿系列芯片周边产业链都是更封闭的系统, 找不到更多愿意合作的供应商。
  
但英特尔同意降低芯片供货价格,还承诺给补贴。其补贴力度之大,业内曾有说法“英特尔等于把芯片免费给CTE厂商”,以此让厂商可以承受高成本的硬件配套。英特尔甚至把亿道数码这样的供应商也带进来了。
  
吴 梅介绍,在英特尔之前,亿道数码作为线路板设计商也曾和他们有过接触,但彼时酷比魔方已经有了自己成熟的供应商,亿道数码的方案并没有打动她。亿道数码和 英特尔再次上门的时候,亿道数码带来了基于英特尔酷睿的设计解决方案,“我们想和英特尔做,但没有配套,现在英特尔牵线亿道数码,我们一拍即合”。
  
酷 比魔方开始得小心翼翼。吴梅说:“即使英特尔有绝对的吸引力,最初的产品设计出来生产之后,稳定性等方面都需要测试。”结果让她满意,进军中高端的梦被唤 醒。她告诉财新记者,2014年酷比魔方酷睿芯片产品的出货量占公司整体出货量15%,2015年采用英特尔芯片的平板预期达到50%。
  
产品线向英特尔全面靠拢,底气来自于终端销售的成绩:今年“6·18”大促当日,酷比魔方一款1999元的平板电脑预订数量1.3万台,因为预定量大,目前尚未完成全部发货。
  
吴 梅这样从ARM阵营转投英特尔的厂商并非特例。业界“老人”贺涛甚至专设公司出来跟着英特尔干。贺涛入行手机15年,曾供职于诺基亚以及德信通讯,后者是 国内最大的无线通信终端ODM之一。贺涛告诉财新记者,虽然公司真正运营是2014年春节后,但公司团队1500多人很多都已经同事八年以上。在加入 CTE之前,贺涛的团队做过市面上高通、英伟达、联发科和德州仪器等几乎所有主流芯片厂商的ODM。
  
为 什么看上新入场者英特尔?很多人都问过贺涛这个问题。他回忆做英特尔ODM之前,在一次联想的会议上遇见了联发科负责人,对方非常诧异地问:“你不是刚刚 做了Marvell的设计吗?怎么又来联想做我们?”就在不久前,贺涛给硅谷芯片厂商Marvell做的设计从联发科手中抢走了中国移动大单,这让联发科 非常不满。
  
贺 涛的前一个公司是一个上千人的团队,因为高通、联发科等主流芯片厂的ODM都做,庞大的团队让公司管理变得困难。和各类芯片厂都合作的结果,是没有哪一家 芯片厂会真正支持贺涛这样的“游侠”。“做我们这行,芯片厂商的支持非常重要。但我如果去和高通做,和联发科做,恐怕排在他们合作伙伴的20名之外,没有 优势。”贺涛说。
  
贺涛和英特尔的合作实际上由来已久,最初合作时英特尔终端的价格130美元,当时看来已经做到很低价。但现在贺涛基于英特尔芯片设计的机器价格被压缩到了仅30美元:“我们看到英特尔的努力,最终决定和英特尔一起赌一把。”
  
除了英特尔在成本和技术上的能力,贺涛更看重的是英特尔全球庞大的客户群体:“英特尔说过一句话,英特尔就是通过客户卖产品来卖芯片,这意味着他们了解客户需求。”
  
贺涛现在经常和英特尔全球各地的销售接触,这些销售甚至会把客户带到贺涛面前谈生意:“很多以前想都没想到的客户,我们不了解、但在当地出货量不小的客户都接触到了。”
  
英特尔还会做牵线道桥的会议,全世界最大的两大通讯展会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和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以及英特尔自己的IDF上,都会有专门会议做客户洽谈,“英特尔把客户带到这个会议室,一天下来可以谈妥十几个客户”。
  
为稳住成果,施浩德强调中国厂商看重的“补贴政策”不会变。过去两年,根据英特尔的财报可看出,用于补贴的支出可能高达60亿-7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给了中国的生态圈厂商。
  
但酷比魔方和亿道数码都透露,英特尔的补贴在2015年将逐步减少。华尔街也有分析,市场在忍受英特尔近两年用补贴换出货量之后,需要看到盈利的可能性。
  
科再奇的补贴政策看似投入巨大,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对英特尔的实际影响并不大。前述王老板向财新记者分析了英特尔的打法:补贴方面,不过是将原来每年30亿美元的广告预算直接投入生态圈补贴;靠补贴拉起伙伴后,2014年当瑞芯微、展讯等对手反应过来,市场地位已经动摇,无论是谈合作还是谈投资,英特尔都将拿到筹码。
  
这位制造商认为,不排除从2016年开始,英特尔会转成纯X86的授权公司,即把X86的技术架构免费给瑞芯微和展讯,自己成为芯片公司的上游,最后形成类似ARM体系的生态圈,“如果英特尔的计划成功,归根结底,它又掌握了霸主地位”。



冲击千元天花板

对于一直在低价海洋里拼杀的深圳厂商,999元是难以想象的高价,它们习惯了在500元价位平板上多要5块钱都可能被打死的残酷竞争。而对英特尔,很难想象终端产品低于1000元,销售还怎么赚钱。
  
中 国的CTE厂商谈到英特尔,无一例外都用了很拼、投入、全面扶持等表述。而英特尔能打下市场,一开始采取的是最原始的扫楼。作为CTE销售经理,王一栋回 忆,2013年,英特尔在深圳30多人的团队,手中没有一个客户,只能大浪淘沙,一轮一轮与客户谈判:“很多客户看了我们的方案,第一个电话就说你不用来 了,我做不了1500块那么贵的平板电脑。”
  
但 那些愿意赌一把的CTE厂商则开始尝到甜头。王一栋告诉财新记者,英特尔对任何一款终端产品都从参考设计到产品实现全跟进,工程师和销售全部参与:“昨天 晚上一个客户告诉我,凌晨3点我们的工程师发给他第几版的样板。很多时候我们的工程师都扎在深圳,不是在美国帮助客户解决问题。”
  
扶持甚至深入到渠道和营销,“6·18”京东购物节开始之前,英特尔联合国内5家OEM厂商发布大促消息,这实际上已经是英特尔第二次带着终端厂商和线上渠道合作大促。
  
在 如何扶持厂商做品牌、提升产品档次上,英特尔已经积攒了很多经验。台电华北区总经理乔昂回忆,台电2011年进入平板电脑领域,和酷比魔方一样在价格战中 苦苦坚持。英特尔找上门时,台电的平板价格在599元-699元,已经比同类产品高50元,但若做英特尔产品,其价格无论如何下不了千元。
  
“一 开始我们都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价格敏感市场,我们去和老板开会,老板问对销售策略有什么计划,我们通常会问,还能不能再卖便宜10块钱。”乔昂谈到两年前 的情况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成天接触经销商,得到的感知就是,如果你定价499,就一定有人定495,非要便宜5块钱。”
  
英 特尔来了后首先“洗脑”,告诉台电,除了价格应该找到其他突出点。乔昂感受到国际公司的不同作风:“刚开始和英特尔合作开发产品时是很烦人的,因为北京、 深圳、广州的办公室,从技术、市场、销售到固件和软件开发,不同的部门几乎每天都会跟英特尔的人开会。”乔昂说,以前台电一个产品从研发到生产到上市,快 则一个月,慢则三个月,“可能所有几个部门的人坐在一块,一个月开两次会已经差不多了”。
  
到生产环节,英特尔要求的各类性能测试又让台电大开眼界,“500小时的连续开机,5000次的开关机测试,对CPU的针脚要求也特别细致,这在以前做平板代工时从没做过”。
  
另一边,台电也试图改变英特尔。乔昂说,从多年销售经验看,台电认为用户希望平板电脑更薄,但这对电池续航提出了挑战。面对需求,英特尔对芯片产品做了适配,最终平衡了台电的产品定位。“英特尔可以接受我们对产品的一些想法。”他说,“他们不光是坚持,而且还有改变。”
  
产品出货前,乔昂已经跟经销商做过沟通,说会有一款999元产品,双核8英寸屏。客户马上答:“这个怎么卖?现在市场上其他的方案4核8寸屏的平板500多,你这个卖900多肯定卖不掉。”
  
产 品出来时,台电老板第一次没有给销售定任务。去年9月,这款试验品在京东做了首发,30分钟2000台售罄。乔昂称,台电早在生产MP3、MP4的时代就 已经在京东销售产品,但做首发这样的营销,却是英特尔联合京东一起完成的。这一次首发后,评论区里“产品不错”“性价比不错”的评论让乔昂受宠若惊。然 后,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里,线上线下渠道都需要预定供货。乔昂也第一次享受了给经销商“配货”的快感,“真的是供不应求”。
  
现在,曾经连千元平板都不敢做的台电,已经有50%的出货量是英特尔产品,目前除开发各尺寸平板之外,还在和英特尔合作2合1产品,英特尔支持的裸眼3D、超视网膜屏也提上产品计划。而这些产品的定价可能高达2000元。
  
大 众市场之外,英特尔也通过OEM接触了新兴的细分领域客户。原道公司销售总监庞勇告诉财新记者,除了已经和英特尔合作推出的通话平板产品,公司现有产品已 经深入教育采购领域,甚至和英特尔一起做了一款智能手表,以及英特尔针对行业和专业级别的无线路由器。“我们在这个场合里面用的必须是企业级的路由,必须 可以连50个人,可以做一些双频的交互。”
  
甚至连手环也是针对行业企业的产品。庞勇举例说,比如给医院护士配套手环,在病人有问题的时候可以提醒护士。

2合1和手机还有多少时间?

对英特尔来说,CTE厂商还带来了新市场。英特尔在平板之外,还试图通过PC的外形创新拯救老化的PC市场,英特尔客户端计算机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陈荣坤将新的便携终端归纳为不同尺寸的2合1、可插拔可拆卸的PC、一体机以及刚刚兴起的计算棒。所 谓“2合1”,是英特尔和微软提出的产品概念,简单来说就是既可做PC,也能当平板,同时支持屏幕触控、鼠标和键盘操作。用户层面,2合1产品希望的是既 能满足娱乐,也能满足目前平板电脑欠缺的商务办公等能力。此外,英特尔主推的无线充电、无需密码、语音控制、实感3D摄像头等技术也在进一步改变PC的性 能。
  
在今年台湾电脑展期间,财新记者现场体验了已经推出的基于实感3D的摄像头技术,电脑摄像头拍摄的用户照片是立体的,用户的头像被嵌入游戏角色。“对游戏玩家来说,看到自己在电脑里直接玩游戏的代入感是完全不同的。”英特尔现场演示人员对此颇为骄傲。
  
新的PC形态和功能,进一步丰富了英特尔现有的酷睿芯片产品线:“新的变革和用户体验一定要有强大的CPU的支持。”陈荣坤说。
  
对 于在中国打造的生态圈,平板之外,2合1更像英特尔和厂商共同的赌局。英特尔中国区市场部总监张怡璠告诉财新记者,任何一种新的产品形态要被用户认知,都 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无论当年推超极本的酷睿系列芯片,还是目前的2合1产品。不过,超极本显然并不是一个成功的案例。联想等传统厂商推超极本花了大力气, 但一年半时间过去,超极本概念并没有拿下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这一次,英特尔再推2合1概念,赌注不小,前途未卜。英特尔提供的芯片酷睿M并不新,不同的是 有了生态圈支持。财新记者采访的几乎所有以平板起家的CTE厂商,都已经或准备推出2合1产品。
  
昂达是国内的平板OEM商,该公司市场总监洪琛透露,公司已经和英特尔合作了新的2合1产品。在洪琛看来,2合1这个产品形态有成功的基础:“英特尔酷睿M的性能可以让终端厂商不用做风扇,因此可以更薄更省电,配上Windows 10的系统,软硬件都已经准备好。”
  
昂 达这样的厂商,需要做的就是拿出“山寨”时期足够强的供应链压价能力和市场抗压性,把2合1的产品做出超低价。“6月底我们会推出一款产品,直接冲击最低 的价格底线,9.7寸的2合1产品定价1999元。”洪琛说。目前市场上宏碁、联想等大品牌的2合1产品价格都未曾低于3000元,大多定位4000元以 上。
  
英特尔、微软和CTE厂商都明白,到今年底,一年半的时间窗口将关闭,2合1形态生死在此一线,越多厂商进入,生的机会越大,越早进入的厂商则可以抢占先机。
  
酷 睿M之外,厂商们还等着英特尔的SoFIA芯片系列。英特尔代号SoFIA的移动芯片,首款处理器Atomx3在今年3月推出。SoFIA从提出即备受外 界关注,因为这是英特尔真正嵌入通讯模块的产品,而有了通讯模块,意味着英特尔准备好做手机了。在丢失手机发展的黄金十年后,英特尔要再试一次。
  
虽 然目前SoFIA仍然只支持3G通信,支持4G LTE制式的产品要到今年四季度才能出货,但ODM厂商已经开始动作。陈荣坤透露,处理器从今年3月推出,三个月时间已经有10家ODM开始设计,绝大多 数都是深圳的厂商,产品涵盖手机和平板,尺寸从4英寸到7英寸。而陈荣坤在台湾电脑展上向记者展示的首款搭载SoFIA的产品是台电的手机,双卡双待,售 价是惊人的299元,在天猫可以买到。
  
对此贺涛认为,SoFIA的性能和稳定性毋庸置疑,价格也已经足够低,但在没有支持4G LTE前,SoFIA在中国还很难扮演任何角色,毕竟小米、VIVO、OPPO等都在抢夺市场份额,价格也已经打得很低,299元的终端会让目前已经没法打的手机市场更加难受。
  
贺涛这样的ODM相信,三星手机的份额被压缩预示着新一轮变局,而变局之中必有机会。目前,他正焦急地等待SoFIA支持LTE。眼下能做的则是在中国之外的巴西、印度等市场找到需求,这些市场尚未进入手机红海,4G通信尚未普及。
  
未来,SoFIA的空间也许不仅仅是手机。陈荣坤称,产品推出后,英特尔的物联网部门就已经提出了对新芯片的需求,希望能够把带3G模块的芯片嵌入汽车这样的移动终端。

为什么要抓创客

英特尔的中国布局也越来越深入早期。今年4月,就在中国IDF大会上,科再奇对外宣布将投资人民币1.2亿元启动“英特尔众创空间加速器”计划。这也是英特尔在全球推出的首个孵化器项目。其中,天使投资基金8000万元,为创客和初创公司提供创投和产业孵化服务。
  
英特尔称,将通过建立联合众创空间、线上创新中心,以及创投与产业孵化“三级推进”模式,从创想到创客、从创新到创业,提供全程输出。英特尔将在2015年内设立8家“联合众创空间”,与政府、大学、科研机构和创客社区合作建设,在北京、上海、深圳、西安、成都、天津等城市落地。
  
乍 一看,英特尔的孵化器和目前国内蜂拥的创新空间没有差别,但了解项目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选择中国就是因为中国的创客可以和产业链快速结合。以深圳为 例,你说要做一个针对行业的智能硬件,只要你设计得好,方圆50公里内,一定有厂商能帮你做出来,不用多,50个就有厂家愿意给你开模,价格还超低。”接 下来,和所有企业的创新孵化类似,脱颖而出的企业将更愿意选择英特尔的产业圈和生态链。
  
当然,要找到值得投资的团队并不容易。英特尔方面透露,目前尚未确定投资标的。
  
创客类的比赛是发现好项目、好团队的捷径。英 特尔2015年在全球范围各个地区都发起了创客比赛,参赛团队将基于英特尔的Edison平台快速开发。Edison其实是英特尔针对消费级物联网推出的 芯片,包括智能家居在内的消费物联网层面,涌现的产品非常多,但大多数产品在选用芯片时,都会选取ARM架构下的芯片产品。英特尔以创客做切入点,从最早 期卡位新一代智能终端的意图明显。
  
在台湾,财新记者看到,一天半的时间里,各大团队主要基于Edison集成的蓝牙和WiFi功能设计产品,有宠物的自动喂食机,有家庭用观赏喷泉,还有戴在婴儿身上的感应器可以提醒不在房间的妈妈。
  
在中国内地,创客大赛的竞争异常激烈,400多个团队参加,最终获胜的项目包括单反相机的智能遥控器、通过指静脉获得身份认证的终端设备,以及支持WiFi和远程控制的3D打印机。
  
和其他地区的创客大赛不同,中国内地的比赛参与最终评选的评委队伍,不仅仅来自英特尔,还包括京东众筹、百度、富士康、国内两大创客社区以及50家投资机构。从资本到渠道营销全部加入,意味着中国创客基于Edison的创新,将可能获得更多商业化机会。
  
英特尔在快速行动,竞争对手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英特尔和瑞芯微既是合作者,也是竞争对手,就在双方合作发布针对移动端的芯片时,瑞芯微也已经转向PC芯片,联合谷歌发布了六款笔记本产品。另一家芯片巨头高通则在6月2日宣布和全志达成合作。在平板领域,瑞芯微和全志曾经是最大两个玩家。
  
在英特尔台湾电脑展期间,甚至有资深业内人士公开询问英特尔收购高通的可能性,现场哗然,有参会者评论:“谁说这一轮发生在中国的合纵连横不会波及全球呢?”

财新见习记者岳跃对此文亦有贡献



财新TMT由财新传媒出品,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参与财新网讨论


↓↓↓

Copyright © 广州鼠标价格协会@2017